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最后7分钟蹊跷竞价,中原银行股权拍卖溢价30%,举牌人意图何解?

中原银行股权拍卖遇冷,在资本市场似乎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自2023年以来,中原银行仅在阿里司法拍卖网,就有超20笔股权遭遇流拍。遇冷的股权拍卖,侧面反映了投资者对中原银行发展的信心有所下降,对该行的市场声誉、融资能力都会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然而,在接连流拍的大潮下,中原银行最近却有一笔约2676万股的非流通股,在阿里资产拍卖平台,被两名买家来回竞价超150次,最终还达成了溢价成交。

这在屡屡流拍的中原银行股权拍卖案例中,反而更显突兀,不由得让人心生疑窦,这笔被拍卖的股权是真有那么吃香,还是说有人在“哄抬股价”?背后究竟有什么猫腻?

另外,据河南省纪委监委2月24日消息,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前中原银行董事长徐诺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

竞买记录达151次溢价30%成交

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的公开信息,这笔约2676万股的中原银行非流通股,持有方是鹤壁市宏大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处置单位是鹤壁市山城区人民法院,于2024年2月20日10时正式开拍,评估价约907.28万元,起拍价约726.82万元,相较于评估价低出20%,竞价周期为1天,也就是2024年2月21日10时结束(延时的除外)。

从竞买记录来看,一共有2人出价竞买,竞买号分别为U7037、M6974,最开始出价的是U7037,他的出价时间为2024年2月21日9:53。换句话说,在这笔股权拍卖离结束只剩7分钟的时候,才有人首次出价。

随后,U7037和M6974便开始了你来我往的竞价,每次的加价幅度并不大,都按照规定加价幅度2万元往上加价,就这样来回加价了150次,直到2024年2月21日11:42,才由U7037最终竞得。而在近两个小时的150次的2万加价下,U7037最终的成交价格已经达到了1025.82万元,比评估价高出了118.54万元,增幅13.07%,最终每股成交价约0.38元/股。

与此同时,2月21日中原银行在港股二级市场的收盘价为0.32港元/股,折合成人民币为0.2943元/股,计算下来,这笔股权的每股最终成交价,相比二级市场股价的溢价率超30%。

根据竞价结果确认书,竞价胜出的U7037是驻马店高新区雄伟商贸有限公司。企业预警通平台查询结果显示,驻马店高新区雄伟商贸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7亿元,成立于1999年,近七年的企业年报都显示缴纳社保员工数为0,其大股东是郑州美禄商贸有限公司,美禄商贸的股东是许永刚和胡建军,美禄商贸成立已10年,但网络资料同样甚少。

若说是热门股权,竞买人不肯放弃,加价上百次争夺香饽饽,倒是说得过去。但中小银行股权拍卖本就较冷,中原银行股权此前更是折价也难觅“接盘者”,此次却一反常态,着实让人匪夷所思。更何况,其实这笔股权早在2019年和2022年就分别上架过一次。

2019年2月12日上午10时,鹤壁市宏达工程建筑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原银行股权在阿里拍卖平台拍卖,股份总数也是26763381股,起拍价约4601万元,增加幅度为20万元,预计结束时间为5月12日。那一次拍卖吸引了超2000人围观,却无一人报名,最终这笔股权流拍。

2022年7月18日10时,这笔股权又上架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竞价周期为1天,起拍价减少到1842.66万元,相比第一次的起拍价,减少了一半不止。但还没等到这笔股权有人出价,就被撤回了,原因是“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不需要拍卖财产”。

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条中有相关条例,在拍卖开始前,有“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不需要拍卖财产的”,人民法院应当撤回拍卖委托。明明已经因达成执行和解协议而下架过一次,如今还再次上架拍卖,且最终成交价高于股价,如此执着的竞买人、如此少见的情况,难道说真的存在“为了保股价”的可能?

沦为“僵尸股”如何自救?

根据2022年上架时的竞买公告,鹤壁市宏大工程建设所持的这笔中原银行股权被拍卖,申请执行人是鹤壁农村商业银行。从两家银行的股权穿透图来看,鹤壁农村商业银行持股7.85%的第二大股东河南光彩集团,同时也是中原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之一,持有中原银行5.35亿股股份。

但2022年以来,河南光彩集团多次成为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经营危机与债务危机便愈演愈烈,还两次申请破产重整,而河北光彩集团自身也有3200万股中原银行股份被司法拍卖。2023年9月,中原银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起诉河南光彩集团的案件还在郑州市中原开庭,颇有些自顾不暇。

但不管怎样,中原银行二级市场股价表现不如意都是事实。截至2月23日收盘,中原银行的股价仅有0.32港元/股,在41家港股上市银行中排名倒数第二,仅次于哈尔滨银行。比起股价几乎垫底,更可怕的是无人问津,2024年初至今近两个月时间里,中原银行在二级市场只有3天有资金流入或流出,其他时候的资金净流入额都为0。近年来,中原银行的股价在多日成交量都是0,流通性较差,资产价值的资本认可度不高。

股权在资本市场不受欢迎,既有市场需求不高、商业银行整体利润率下降等外部因素,更与中原银行自身的经营脱不开关系。2023年上半年,中原银行营业收入同比增加了30.2%,但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减少了4.36%。同时,该行的资产质量也在下行,截至2023年6月末,不良率为2.19%,较年初增加了26bps。此外,中原银行还面临核充率偏低、民营股东资质较差、内控一般等问题,都给中原银行的股价回升带来不小的阻碍。

2023年6月,郭浩的任职资格获批,正式出任中原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挑起掌舵中原银行的大梁。在进入中原银行之前,郭浩任鹤壁市市长,2017年12月开始先后担任鹤壁市代市长、市长,从政经验丰富。未来,郭浩能带领中原银行摆脱“仙股”现状,提升经营水平和资本表现吗?

以上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作为投资依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点击查看风险提示及免责声明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